比普通人还差劲的废物,没有哭泣或快乐的理由。
【手残话废】
【删黑历史ing】
 

突然有点感慨

如果觉得tag有不妥之处可以评论哒。

第一次知道yy是因为杂志上有写他的文章,一开始觉得他是个很好的演员。(根据文章描述)他非常敬业。而且非常惊奇的是我跟yy生日非常近,我9月6,他9月9。

也是因为yy才去补了左耳和旋风少女,以及后来的微微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现在对言情毫无兴趣),还有盗笔剧版。我有个强迫症,无论看什么剧都会先补原著,补完原著才发现据我的理解他只适合演左耳里的许弋和微微里的肖奈。都是那种看起来完美的杰克苏,许弋还有一种天真无邪的书卷气,yy的状态与这两个角色非常贴合。若白和茅十八也勉强看得过去。

入盗笔坑以后就对他有点不爽。说真,虽然影版盗笔没有详细地讲整个盗笔故事(也没那么多时间),但片尾彩蛋提及这个“故事”其实是吴邪的“另一部分记忆”,大概是在他心里所有能让剧中作家知道的信息。算是扯回原著里。个人觉得鹿晗在这部剧里演得算不错了,井柏然真实演出精髓,张起灵那种对世界没有感觉的同时也保存着一丝善意,还有身不由己奔波半个多世纪的沧桑也有点感觉。据采访,小井在演之前是把盗笔和藏海花都看完了的,估计是专门研究过张起灵这个人。而yy只是摆个样子,拍点打戏受点伤就要说得多疼。说句不好听的,感觉他研究的不是张起灵这个人,而是很多玛丽苏言情小说的标准高冷男主。如果中国那些声优有意向当演员的话,我prefer他们。

全职剧版估计要凉了。看预告片就知道一波五毛特效,还有收获无数吐槽的滚键盘甩鼠标技能,我这个手残打游戏的时候都不这样好吧??就算张佳乐和孙哲平那种酷拽狂放绚丽闪瞎眼的操作也不会是这样好吧??真正的职业选手都真的很稳的,这种操作轻点说“抖”“飘了”,不留点情就是“滚键盘”“造作”据说请了真正的职业选手去指导,这点我很怀疑。还有yy我求你去看原著!!!叶修没你那么作,整天板着张脸装酷,人家可是为了熬夜打荣耀连颜值都不想要的人,从你的眼神里有看到半点对荣耀的热情吗?

这样,我完美粉转黑。

【其实很怀念19岁那会儿的yy,那时他脸上的青涩与认真简直可以胜任小周,拍戏也很认真,很喜欢这种努力的演员。现在的yy太油腻造作了,真希望能回到以前那种向实力派努力的状态啊。】

查看全文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想把之前的图全删了。

查看全文

我只是想模仿一下剧版全职里yy的操作……

真佩服自己的勇气,没看过幼年宰的人设就瞎画……
两周前的画了……
最近备考期中考,图力全无orz

早。早安

查看全文

好不容易写完作业有时间上网了。

晚安。

下周期中考,备考杀我和图力。

突然想玩文野手游

【不我这种非酋不会去玩抽卡游戏的】【真香】

查看全文

文野剧情走向越来越复杂了。我的智商可能理不清了。

真香退坑预警。

查看全文

临摹的黑时太宰。av画质。形似神不似(尤其眼睛)……还是自己买书正经学学吧orz然而可能书没到货就开始临摹第二张了orz

p5~6是临摹对比和原图(黑时哒宰的官设)

感谢不要右眼的黑时宰,可以偷懒少画一只眼睛。

私心稍微做了一下


好久没打羽毛球,昨天打了一个小时,现在手抖。

继续与作业斗智斗勇。



看完黑时都没法安心吃咖喱了orz而且完全没想到织田作跟我一样喜欢吃很辣的咖喱(虽然吃辣容易长痘)

我不爽我们配音社的虾饺。

傲慢。声音让人不舒服。

【悄咪咪】

查看全文

【张起灵2018生贺】短会

-2018张起灵生贺

-微偏客瓶

-小学生文笔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



天气越来越冷了。

雨村的瀑布仍旧淅淅沥沥的,连从小在杭州生活的吴邪也开始不停地抱怨福建的湿冷。三个人像往常一样搓手泡脚。稍烫的水把温度从脚底一点一点带到全身,感觉整个身体都软下来,那种幸福感简直无法言喻。

“雨村这种平静的生活真他娘的美满,搞搞农副产品也不怕没钱啊。”胖子点了一支烟,“就缺个眉清目秀的大闺女,你胖爷我这辈子就圆满了啧……想当年我们三个走南闯北的时候啊,碰到的女人也真不少,结果一个个都死了,就剩下来的秀秀她们也有男人了,我说天真啊——”

吴邪抓抓手臂上的疤痕:“我们三个就克女人的命,注定单身?”

胖子眼神一溜,刚要说点什么,就传来叩门的声音。

这段日子来作客的人不少,不是村委会隔壁大妈就是小花几个从北京赶来体验生活,各人敲门的节奏都掌握了。可是这次的节奏几人并不熟悉。非常像吴邪敲门的声音,又隐约能感觉到敲门的手指有个关节是做过手术的,对于相熟的三人来说反而略显生涩。

“谁?”吴邪压低声音。

院门外传来的声音居然与吴邪并无两样:“吴邪呀,好久不见——”

在一旁打盹的张起灵身体微微一颤,顿时睁眼。

张张张张张海客??

吴邪擦脚,上前去开门,就见张海客穿着风衣围着大围巾提着三个袋子进来,像是刚从商场里出来的一样。

而且他的毛衣跟吴邪同款。

“卧槽张海客你怎么知道我穿的什么毛衣??这件我前几天刚买的啊……”

张海客邪魅一笑:“现在还有人折腾那鬼事呢,我当然得小心点了。最近福建方言都忘光了,顺便再在这里受点熏陶?还有啊吴邪,你最近变暴躁了嘛?我可不想学这点啊,我们张家人一向很冷静的。”

吴邪顿时想起了某位名为张海盐的奇人。不愧都是一个字辈的,吴邪冷漠脸。

“那啥,我来见一下张起灵,有事。”张海客突然正经。

远处的张起灵早已擦好脚穿好鞋站起来:“嗯?”

居然能让小哥贸然开口,吴邪心下佩服。

张海客扬扬手上三个袋子。

张起灵点头。

张海客点头。

交流完毕。

吴邪和胖子呆了。

“好歹是以前的好友啊,能不有点默契吗?”张海客瞟一眼吴邪和胖子的脸,又转向张起灵:“那个,他们要回避吗?”

“不用,他们都知道。”张起灵答。

“OK——”


*** ***


那天张海客带来了一些略显麻烦的消息。

一个袋子里装的是一个腐烂异常的青铜器,张家仅剩的一些下人最近倒出来过很多类似的物件,溃烂的程度不像是氧化和一些常见原因,而像是被啃过的生肉放了一段时间,第一眼看上去还挺恶心。似乎又是个奇怪而复杂的谜,一切在张起灵的脑子里却早就有了答案,准确说是,自他当上族长之后就有了。

另一个袋子里装的是一个玻璃容器,里面有一条非正常死亡的黑毛蛇,身上的纹路和毛有些变异征兆,死状痛苦。

“啊……不会又是他们吧。”吴邪表示不高兴。

稍稍讨论了一下,议定尽快动身。毕竟这两件物品的细节透露出来的信号有些危险。

吴邪不太看好第三个袋子里的东西。

张海客看了看吴邪的表情,从袋子里拎出来一袋粉末。

然后笑容满面转向张起灵。

“族长生日快乐,小小薄礼不成敬意。”

张起灵露出些许疑惑。

“是张家最老的那块田地今年的小麦和墨脱青稞磨成的混合面粉。想试试用这个做面吃味道怎么样。”张海客答,“康巴落人说你是在11月出生的,但是康巴落的资料也没记清具体是哪一天。我就找这个月有空的时间来小祝一下。你到底是哪天出生的呀?连族长生日都不知道,最近可真是乱了套。”

“最近”……是指这五十年吗?你们张家的计数方法真是奇葩。吴邪心想。

张起灵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你觉得我能记得吗?”

“倒也是。”张海客轻叹,手中的混合面粉被吴邪一把抢走。

“大哥,你觉得这东西能做面?吃不死人就万幸了。”

张海客扬眉:“我来做,保准好吃。”



当晚,吴邪和胖子深深感受到自己厨艺不精。

面条的味道居然十分美妙。

在三人的强烈要求下,张起灵终于肯讲一些事。

“我的母亲没有告诉我出生前的事情……那些都是康巴落的资料,说我出生时月亮正好在南迦巴瓦的山顶。”

“还有吗?”吴邪星星眼。

张起灵沉默。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冥冥之中已经注定的事情。”









是小哥生贺。

文笔极烂。饶饶我这个话废吧。

最近跑了很多圈子,还是想回盗笔圈看看。很生疏了,不知道该打什么tag,乱打一气。

orz


查看全文

我妈想让我给同事的武侠小说画插画。

哦真的吗你确定吗你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会画画的了吗

不会古风耶。

查看全文

【占tag致歉】

求文野所有漫画番外特别篇之类的资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同校的小伙伴能不能给实体书emmm我付钱……

我还有……【看了看自己的钱包并默默闭嘴】

饿了想吃官方漫!!!


查看全文
© 落寒江曲_Amber | Powered by LOFTER